Winter

顾顺李懂 红海行动 咕咚cp

李懂第一次看到顾顺的时候 第一感觉是确实很
拽 名不虚传 再然后就是觉得希望他的本事和
他的脾气一样不负盛名

在那场任务里 李懂觉得自己每一次瞬间都做到
了极致 演习训练中的千锤百炼让他在战场上的
反应变得迅速而紧绷 每一次他心里觉得自己已
经做到了最好 却又困于原地 生出一阵阵无力感
的时候 顾顺都会出声打破他的囹圄 他们置身于
战场 又仿佛脱离了这战场

当炮火捻灭硝烟 故人音容远去以后 李懂铭记这
切 也压抑着一切 观察员和狙击手的日常训练
中 这种压抑在顾顺面前无所遁形 顾顺没有问也
没有说 他甚至没有反应 还是原来的拽气和一点
点散漫 可李懂觉得这样的顾顺就像山石 流水
钢针 时间和经历给他留下的痕迹很淡 他用自己
的方式书写记忆 李懂从这个时候觉得顾顺以
个奇怪的角度契入自己的灵魂

顾顺去狙击手学校了 李懂有点想他 顾顺回来了
李懂更努力的训练和学习

时间一点点过去 李懂开始觉得顾顺真的好直
奥 他高兴了就会搂过自己的肩膀 搂肩膀 搂肩
膀 通过这一非常过分的行为 李懂还发现 顾顺要比他高好多 腿比他长 肩比他宽

李懂发现顾顺在日常的一些任务中越来越偷懒 他们狙击手和观察员的分工有时候甚至会有一点模糊 李懂开枪的时候越来越多 心也是越来越累 顾顺再这么把他锻炼下去 他就要去做狙击手了 就不能和顾顺打配合做观察员了 李懂觉得这样不行 还没有拿下顾顺 他还不能去做狙击手

于是五一劳动节的时候 李懂给顾顺发短信了 劳
动节快乐啊 中秋的时候 李懂给顾顺发短信了
中秋节快乐啊 春节的时候 李懂给顾顺发短信说
猪年快乐

日子慢慢过去 又迎来了一个佳节 国庆节到了

李懂要去表白 因为这个国庆节他心情真的很不
错 还因为副队说他的调文已经下来了 他没有时
间了 去之前李懂先是在内心扭捏了一下 觉得
顾顺比自己小六岁呢 这样还有点不好意思

在他呲着一嘴大白牙 笑的眯眯眼的走近顾顺的时候 顾顺也冲着他笑了 嘴角一点点痞气 眼神却极其专注 李懂吻了顾顺 顾顺毫无设防并且攻城略地不留余力

之后的很多时候李懂都觉得年轻人的体力是要
好一些的

没有想好

楼诚日常 暮色苍茫,阿成从车站出来,家里的车已经等在外面,阿诚照例让司机早点回家。虽然舟车劳顿,但是平时他和明楼出门都是他开车,给他一个司机倒不自在。一路开着车子,因为明楼平时事多,所以他也就惯开快车,加上他实在是想家的厉害,想着家中人的音容笑貌,阿诚笑了一下,又踩了油门。一路急驰,再拐过一个弯就可以看到明公馆的大门,不知道那人这个时间回来了没有。
车灯把路面照的很亮,突然从旁边的小巷子里窜出一个人影,阿诚本来就有些分心,再说这里已经离明公馆很近了也没有什么人家,车技再好此时也来不及避开,那人似乎受了惊不管不顾的就向路对面跑过去,阿诚没得选,一脚猛踩刹车同时全力打方向,车头撞到了路旁的街墙,好在刹的及时,只是副驾驶的位置撞到了,阿诚因为惯性头撞到了方向盘,抬手一一摸似乎有血,阿诚捂着伤口下车,想看看那个人有没有事,但是已经没了人影。阿诚想可能是害怕让他赔钱,就偷偷的跑了。反正已经离家不远了,阿诚也懒得再开车,天已经很黑,出了星星,索性拿着行李就往家里走。 到了家里阿香看到阿诚这个样子,吃了一惊,忙拿出医药箱要给阿诚包扎,阿诚但是无所谓,反正伤的不重,阿诚自己动手只草草包了块棉纱布。“大少爷还没有回来吗?大小姐怎么也不在?”阿诚问阿香。 “大少爷啊事情多,也能又要回来的晚了,大小姐刚派人捎了信回来,苏州的货有点问题,还得再耽搁一些时间,最少也得一个月呢。”阿香看着阿诚的伤口心里默默想些 估计大少爷回来又得发火了。“这么久啊,行了阿香你别忙了,先去睡吧,我等大少爷回来。”
阿香放好了医药箱就去睡了。阿诚上楼进了书房,他因为任务离家四天,书房已经不复他走时的整洁。书柜有些乱了,喝完的茶杯没有盖,椅子上放着穿过的大衣,书桌上放个一副金丝眼镜。阿诚一一将这么东西整好,拉开右边的抽屉把那副眼镜放了进去,阿诚看着这整整一抽屉的金丝眼镜,明楼只用玳丰商行的金丝眼镜,每次商行送过来特意为明楼制作的眼镜一概不拒,这些眼镜大概都是一个样子,只有细微的差别,或者是框架的光泽,或者是镜片的尺寸,总之这许多的眼镜中绝没有完全相同的两幅。或许明楼也不知道他有多少眼镜,但阿诚是知道的,眼前就少了一副,这文人墨客之物,到了明楼手中就成了杀人的利器,见血的眼镜明楼不会再用,那不见了的一副金丝眼镜不知道又收割怎样的一条人命。但是阿诚知道那一定是在民族存亡之际不该存在的。
明楼推开了书房门进来,阿诚一早就听到了车声和明楼上楼的声音,但是看到眼前人,还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。从明楼手中接过大衣转身挂在衣架上,转身问到“大哥今天怎么竟回来的这么晚?”
“知道你今天要回来,所以回来的晚了。”明楼说。这样回来的时候就有你在等我了。
两个人都面带倦色,看着对方,又都带着隐约的掩不住的笑意。